• 突然想到个事:古代信息流通远远比不上现在,好些习武的散户动不动就要出门独孤求败,不知天高地厚,可能刚出村头就被路过收药材的贩子一巴掌撂翻在地,就这样一位还没升起的新星被打压了,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

 

  • 听了两集晓说,说北京的:北京好多地名都特别随意和俗气,比如奶子房:以前就真的是用来挤奶的。三里屯:离城门三里有个屯就叫三里屯;十里铺:离长安街十里。。。还有什么驴屎胡同,鸡爪胡同。。。这是因为蒙古族首次在北京定都之后弄了一帮外国人来取名。。。还有青楼和妓院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东西,噢,还有。。。中关村那块以前是太监的坟地。。。不记得在哪看过一个视频有详细说了一下。。。

 

  • 除了买T恤,几乎买其他任何穿的都要拍个照找人确定一下我该买哪个,没有对象活得就是这么艰难,你问我为什么T恤不用问?每次都买白色的还问个屁噢。。。

 

 

  • 我发现啊,自从公交车慢慢的从燃油换成电动的之后司机师傅都激烈驾驶了,来自男人内心深处的暴躁,总想给地板油,电动机启动时扭矩巨大,硕大的公交车都能感受到推背感了。。。还是喜欢以前那种慢悠悠启动的破公交。 ​​​​

 

  • 能写出优秀小说的内心都是异常丰富甚至分裂的。。。 ​​​​

 

  • 制造业回流这个事从去年老早的时候开始说了,第二产业发达与否标志着一个国家国力的强大与否,我理解的制造业发达标志不仅在加工精度,而且在生产技术上体现,所以很多人叫嚣制造业回到发达国家成本将会大幅上升,主要在人工费用的增长,难道制造技术的发达不包括自动化的应用?我觉得制造业的回流不仅会在成本降低,也会在产品质量上有不小的提升,成本增加的大头感觉还是会在处理生产产生的污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