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兵

“每一支优秀的队伍都有属于自己的军魂又或者说是属于自己的意义。而这一意义在初期并不为人所熟知。以探马营为例,探马营的组建是伴随着重甲营而生的,虽然其第一任首领是杨家军的老人黄小仙,但是这支部队早期在军中的地位其实是很尴尬的。

首先杨家军这次人员调动缘由有二:一是新加入的汉顿需要安置;二是首次获得了机械装备。因此可以说这次人员调动其实是围绕着重甲营而服务的,最好的兵员,最好的装备自然是优先供给给汉顿。其次在这次人员调动中魔师贺金又偷偷的挖走了一块蛋糕,其通过特殊的选兵、练兵方式把有潜质的士兵拉到了北府兵的编制里,这些老实敢战的士兵成为北府兵成长壮大的根基。

而事实上紧接着这次调动后的系列战斗也确实是由北府兵和重甲营负责和主导的,尤其是大散关一战,重甲营的雄姿天下尽知。而相比之下探马营则只是负责一些扫尾、看家工作,根本看不出其能够与这两支雄师相提并论的可能。但是历史总是充满了各种出乎意料的结果,杨家军里最早形成灵魂的部队却是探马营,而其契机甚至都不是一次大胜,而只是众多部队合力进行的攻坚战——易县围城。

在这次战役中,探马营作为第一支参战部队,面对的却是变种人军队中莫利所部。读者可能对莫利所部的战绩知道的不多,笔者在这里不厌其烦的做一个简单介绍,莫利所部在易县围城战之前从无败绩,在历次作战中以稳、狠著称。‘杨家四杰’中的长生就曾经被莫利所部俘虏过。而探马营作为一支新组建的军队,首战就是如此劲敌,实在是一次极大的考验。

而事实上在战争初期,探马营在早期的冲锋过后,就由于缺乏配合而疲于应付对方层出不穷的攻势,而地方主将莫利的勇猛表现更是让让战况雪上加霜。眼见探马营就要陨落于初战时,日后为人津津乐道的探马‘三破’则浴火重生了,黄小仙硬是凭借着一人之凶悍和血勇,凭借亡命的连番攻势,竟然把敌将莫利击倒,探马营士气再起,莫利所部几为之击溃。

而这也种亡命连番攻击的风格也就注入了探马营每个战士的血肉之中,‘探马所指,群雄辟易;亡命三破,利如龙泉;冲锋铁骑,席卷如火。’探马营的口号只有两个字——冲锋,冲锋,再冲锋。无论敌人多么强悍,探马营的战士都是悍不畏死,在电光火石间不断的冲锋,有如一匹匹永不停步的骏马。可以说是黄小仙造就了探马营这支人类最强的冲锋战骑,也是这支冲锋战骑在未来的战役中为黄小仙提供了坚实的力量。

探马可以亡,铁骑永不屈服。

壮哉,我探马雄师。”

——摘自《历代军队逸谈》

 

黎带着北府兵小心翼翼的离开主战场,只留下贺金带着二十人留在原地,虚张声势伪装成北府兵随时准备投入战斗的假象。另一方面汉顿将军也派出了帐下两百人重甲士偷偷的移动到北府兵的地盘,帮助伪装人数。一切安排妥当后,北府兵带着充足的旗帜和锣鼓奔向了远处的南山。而此时杨将军等人依然和莫利在易县城下僵持不下,并没有人注意到这支部队的离开。

不一会,黎就带着士兵登上了易县不远处的南山,黎立刻开始了指示,这是她第一次在没有贺金协助下独立主持的战斗,虽然这次的战斗远离主战场,但是她还是有些紧张,毕竟此时的黎刚刚年满18岁。

黎看着战士们用信服的眼神看着自己,等待着自己下达指令。黎记起自己当初许下的愿望,她要带着这群信任的战士在这场残酷的战斗中生存,乃至胜利,为了他们,她不能软弱也不能紧张,她要做的就是始终保持冷静,让自己的大脑飞快的转动,直到战争最后的胜利。

“哈森,你带着你的一百人去山的最西边,我这边一开始敲鼓你们立刻开始摇旗呐喊。在此之前保持静默状态。”黎开始下达指令。

百人长哈森立刻回应道,“遵命。”然后弯着腰带着手下一百人偷偷想远处潜伏。

“多尔,你带一百人前往离此东边五百米外,等候我的命令。”

“李顿,你和王涛率领三百人前往森林砍伐树木,在山脚下不远处待命,一看到山上旗动,就开始制造尘土飞扬的场面,但万不可冲入主战场。”

“赫赫法,你带领四百人在南山和主战场之间埋伏,如果有小股敌人进入攻击范围,狠狠打击,不要让其进入南山。如果大波敌人过来,不要恋战,且战且退,引入山中,拖延时间。”

“剩下的士兵原地不动,开始整理旗帜和锣鼓。”

黎有条不紊的发出一条条指令,九百多名士兵都被派出去了,自己身边不过五十人。下属们担心黎的安危,万一有敌人突然攻上南山,黎身边这五十名士兵无论如何是无法抵挡的。赫赫法率先请示,“统领,我只需要三百人就可以守住战线,多出的一百名战士还是留在你身边吧。”

黎摆了摆手,脸上带着不容置疑的神情,“命令已经安排下去了,就不要在更改了。如果你担心我的安危,替我提前把可能的危险挡在山下就可以了。”

众将士还想坚持。黎拔出宝剑,重重的砍在身边的树上,“杨将军他们还在激战,汉顿将军孤身守住营盘,哪有时间为我的安危而在此争执,我意已决,若还不听令,当如此书。”

将官们只好抱拳行礼后,带着自己的队伍离开。他们心中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如果计谋泄露,拼着死也要保护自己年轻的长官,这位带着自己取得一次又一次的女孩。

当所有部队都已经到达规定的地点,黎吩咐身边的传令兵,“摇旗,吹号!”

随着号声,鼓声,锣声响起,南山的旗帜一根根竖起,只听见士兵在大喊,“赫鲁元帅到了,赫鲁元帅到了,赫鲁元帅到了。”“贝克将军来援,贝克将军来援,贝克将军来援。”然后山上山下尘土飞扬,仿佛有千军万马正要从山的一侧冲过来。

此时莫利和金齐正与杨将军等人战的难解难分,忽然听见远处传来的呼喊,似乎人类军队的援军到了。莫利和金齐短暂的对望了一下,分明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惊恐和绝望,眼下的变种人部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应付眼下这帮敌人就已经耗尽所有招数了,如果此时再来一波,那么今天就只能在这易县城下捐躯了。

与惊恐的莫利等人不一样,杨将军和黄小仙并没有太多的惊喜,而是疑惑。黄小仙一边砍翻对面冲过来的变种人士兵,一边偷偷的对身边的杨将军问道,“将军,您不是让老李在大散关驻扎么?他怎么来了?”

杨将军左手架住刺过来的长枪,右手一刀逼退来犯的敌人,低沉道,“我并没有给贝克下达增援的指令,而且就算他的后勤卫三千士兵都过来,对整个战局都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毕竟他手下的装备也就比当初的辅兵好那么一点点,根本应付了眼下这支虎狼之师。”

“那难道赫鲁良心发现,过来支援了?”黄小仙一边向杨将军靠拢,一边嘟囔着。

“不可能,且不说那家伙恨不得我们早点死了,他还定我们一个不听军令擅自出击的罪名。就算他有心过来抢功,根据先前的情报,他此刻顶多刚刚接管靳各寨,根本没有时间过来,而且就算过来也不是南山那个方向啊。”杨将军凭借自己对赫鲁的了解,斩钉截铁的否定了黄小仙的看法。

“那是哪路人马呢?”黄小仙问出了两个人都不知道答案的疑惑。

不理会两支部队长官的心情变化,南山呐喊的声音和摇曳的大旗对整个主战场起到了关键性作用,人类士兵以外援军来了,立刻用出了最后的力量向敌人冲去,变种人虽然不示弱,但是明显开始有点力不从心,已经不止一个变种人开始偷眼看身后一边督战一边战斗的金齐了。渐渐的,战况似乎开始向人类偏移。

莫利一边苦战,一边暗想,想不到自己也要步金头的后路,死在人类的手里了,不过这样也比那个当逃兵的金雀好,想到这他突然好像意识到什么,城墙上好像许久没有动静了,他回头一看,城墙上除了稀稀拉拉站着一队弓箭手以外根本看不到金雀的影子。

难道金雀又一次当了逃兵?